首頁 / 新聞速遞 / 正文

時隔一年,欠藥神的電影票可以還了!

這是去年“黑馬”電影《我不是藥神》交出的成績單。可以說,這部現實主義題材的電影已經成為近年來國內電影市場少有的高口碑高票房現象級電影。

上映22天,觀影人次超過8602萬,豪取31億票房;

淘票票評分高達9.5,豆瓣評分高達9分;

爛番茄指數高達83%;

斬獲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兩岸華語電影;

第55屆臺北金馬影展最佳劇情片提名;

助力徐崢加冕金馬影帝桂冠……

這是去年“黑馬”電影《我不是藥神》交出的成績單。可以說,這部現實主義題材的電影已經成為近年來國內電影市場少有的高口碑高票房現象級電影。它用底層群像的喜怒,通過生與死、情與法的對立,映射出了現實社會的“灰色地帶”,引得社會各界稱贊叫好。

 

大家紛紛感慨:終于有這樣一部電影,讓我們能夠看到時代,看到慈悲,看到希望。然而遺憾的是,就是這樣一部國產里程碑之作,在內地爆火之時,北美卻沒有同步上映,致使北美影迷們無緣一睹這部好電影的風采。如今,距離電影在國內上映已經過去一年,值得慶幸的是,這部國產黑馬之作終于在Smart Cinema USA重磅上映。9月13日,美國的影迷們可以通過Smart Cinema USA進行觀影,11月9日,加拿大的影迷們可以實現觀影。

雖然有些姍姍來遲,但對于北美影迷來說仍然是一件意義深遠的事。此次上映讓身在異國他鄉的華人、華僑、留學生以及對電影感興趣的游客、當地人都可以領略這部優質的華語電影。這也恰好符合移動電影院一直以來的使命——幫助中國好電影實現“墻內開花墻內香”,以“電影+互聯網”的紐帶作用助力中國優質影片出海,讓海外影迷可以隨時隨地為國產片點贊助力。

藥神:以凡人之軀,行神之職責

說到《我不是藥神》這部電影,不得不提它的主人公原型陸勇,影片還原了身患白血病的陸勇為廣大病友低價代購格列寧藥抗癌藥,在被拘留時,被病友聯名寫信希望免除其刑事責任的事件。

一個只想賺錢卻又不只是賺錢的“藥販子”,一群被命運捅刀的癌癥人,一個堅守原則的警察,組成了一個命運共同體,在這個共同體里每個人都有自己必須要面對的一面,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天命”在掙扎著。然而,在大生大死,活下去和法律哪個更重要?人性和道德哪一個更重要?面對這些直擊靈魂的拷問,一群被“命運放逐的人”由此開展了一場關于人性的拉鋸戰。

疾病傷痛,中年危機,親情倫理,公平正義……都在這一場拉鋸戰里交織共震著。

演員的修養:與角色同呼吸共命運

 

一部好的影片不僅需要好的劇本,更需要一群用心塑造角色的人,給劇中人物以生命和力量,他們就是與角色同呼吸共命運的演員們。

據說,飾演呂受益的王傳君為了演出癌癥病人的憔悴枯槁,躺在病房整整兩個晚上不吃不睡;為了減肥,他每天跳繩8000個,1米9的人楞是瘦成了一副空架子;飾演舞女劉思慧的譚卓為了片中幾分鐘的鋼管舞戲份,每天訓練3小時,苦練了整整1個月,身上到處是淤青,磨到皮膚開裂;飾演黃毛的章宇為了一個摔倒的背影畫面反復打磨重來,一度摔到岔氣;飾演牧師的楊新鳴老師為了說好幾句英文臺詞,60多年從來沒接觸過英語的他每天在劇組里苦練英文……每個人都在全力以赴地投入表演,每個人都把自己妥貼地放在角色里,百分之百地交付自己。這也是這部電影的動人之處。

把現實的困境誠懇地放在電影里

中國人怕得病,因為看病難,治病貴,尤其白血病這種動輒拖垮一個家庭的絕癥,正如影片中一位白血病老人對警察所說:"我病了3年,4萬塊1瓶的藥我吃了3年,為了買藥,房子沒了,家人也拖垮了,誰家還沒個病人,你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嗎?我不想死,我想活著。”

癌癥老人的一段話,讓每個人都覺得心痛,在巨大的死亡面前,人的“生”顯得那么卑微。我們忙忙碌碌的打拼,終不及命運的一次無情摧殘。而這就是中國窮人的現實:“算不盡蕓蕓眾生微賤命,回頭看五味雜陳奈何天”。縱觀中國當下的社會,這樣的“窮病”已經成了多少普通人懸在心上的一把達摩克里斯之劍,既痛且怕。

這樣的悲痛事實無疑是中國當前現實中最沉重的一筆,然而國產片里把這件事這么直白地說出來,應該還是第一次,可以說《我不是藥神》在“窮與病”這個心酸命題的揭示上,開了一場先河,它把人的生存與困境,真實、誠懇地放在了電影里。

人可卑微如蟻,也可偉大如神

除了對生存的探討,影片還有對人性的探討。藥神藥神,像程勇這樣的俠義之士真的有這么神嗎?其實他們只是萬千世界中普普通通的一員,同樣有著弱點和缺點,自私,貪財,好色,膨脹自大……但就是這樣一個生而平凡,沒有神性光環的人,卻以凡人之軀,行駛了神之職責。究其原因,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力量推動呢?

山本耀司的這段采訪應該是最好的解釋:“自己,這個東西是看不見的,撞上一些別的什么,反彈回來,才會了解,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性和生活這個東西也一樣,它從來都不是非黑即白,非正亦邪的。當你遭遇苦難,才會理解苦難,當你遇見死亡,才會了解生之艱辛。沒有什么東西是永恒對立的,霹靂手段,菩薩心腸是可以在一顆心里共存的。而有時候,打敗惡的往往是菩薩心腸里那一點點“人之初性本善”的善。

就像監制寧浩說的那樣:“電影似乎會切中某個特別要害的部分,那就是人性當中被掩蓋的惻隱之心,也就是善良。”所以說,就是這一部分的惻隱之心,讓程勇成為了“神”。畢竟只有人心才能拯救人心,只有善良才能成就善良。

不僅僅是人性層面的揭示,值得欣喜的是,電影還成功地推動了中國醫藥事業改革。自電影播出后,抗癌藥物入醫保、降低進口藥品關稅,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也從十幾年前的僅3%,上升到85%以上。

用切實的行動助推現實層面的變革,給善良以希望,給人性以希望,給生命以希望,正是這部電影最好的意義。

還《藥神》一張電影票!

我們應該慶幸的是,在流量與娛樂當道的今天,終于出現這樣一部電影,它把善與惡、生與死、自我與他人,放在天平上進行掂量與平衡,把社會現實攤開給我們看。

它不僅體察人性,敬重尊嚴,也包容生命。所以說,無論是社會意義還是電影內核,《我不是藥神》都有著里程碑式的價值。也許你沒有看過,也許你已經看過、哭過、評價過、觸動過,但這樣一部兼具情感力量和現實力量的電影是值得我們反復思考的。

北美的朋友們,現在通過Smart Cinema USA觀看《我不是藥神》吧!為程勇的慈悲底色,為思慧的隱忍,為黃毛的江湖義氣,為呂受益的艱澀,為人性的良善與悲憫,也為中國電影的一次成功“躍進”!

關鍵詞: 電影票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枯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