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速遞 / 正文

《新喜劇之王》:流量導演周星馳的流量之作

最先被擠出春節檔的就是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單日票房從大年初一的2.5億逆跌到了3000萬左右。

2019年春節檔,除夕到初五的票房總已突破50億,比去年同期稍有增長。

今年的春節檔,如果沒有《流浪地球》,會顯得暗淡無光。

原本具有商業大片氣質的幾個電影紛紛撲街,一番激烈地引流大戰之后,口碑戰勝炒作,格局也是發生了變化。

從最初的爛俗喜劇領跑前三名變成了中國科幻大片的一枝獨秀。

《流浪地球》用三天時間完成了逆襲,四天時間登頂成功,五天時間吊打一切對手,六天時間突破二十億,成為史上最快突破二十億大關的國產電影。

任何檔期的任何電影,都是口碑定生死。

口碑好一路逆襲,最終登頂,創造新歷史,口碑爛一路逆跌,遲早會玩完,反而為他人做了墊腳石。

市場上的排片能被《流浪地球》占去三分之一?票房也能被占去一大半嗎?

看看《流浪地球》,排片三分之一,票房還有大盤的一半,說明上座率超級高。

隨著國內的電影觀眾的觀影水平的逐漸增高,對電影的質量要求越來越高,口口相傳,相互帶動,好片終會有“出頭”之日。最先被擠出春節檔的就是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單日票房從大年初一的2.5億逆跌到了3000萬左右。

曾經在春節檔稱王稱霸的周星馳電影遭遇滑鐵盧般的“逆襲”。

周星馳是一個天才導演,從業幾十年奠定了無人企及的聲望和名譽。

所有的爛電影只有加上周星馳三個字,最少也能賣幾個億。

所以,周星馳是一個天才導演的同時,也是國內最大牌的流量導演。

周星馳曾經是以為非常有才華的導演,執導過口碑票房雙豐收的《功夫》,《西游降魔篇》,以及還不錯的《美人魚》。

而這次的《新喜劇之王》,真不敢恭維他是用自己的 才華拍了這部電影!

《新喜劇之王》應該是周星馳自己當導演以來最差勁的作品了,沒有之一。

雖然,這是和邱禮濤合作拍攝,但是里面的內容充滿了周星馳的影子。

這部電影短小精悍,節奏更是準確明快,沒有絲毫的脫泥帶水,簡直就是一氣呵成,看起來也是輕松自在的觀影感受。

香港電影導演從小就在商業電影的環境之下長大,從業之后也能夠熟練的把握電影的任何商業屬性,比如搞笑段子是信手拈來,節奏把控更是準確無比。

但是,把握好電影的商業屬性也不一定就能夠拍出好電影。

比如,王晶,你看他拍得屎尿屁電影,沒有一部是節奏上出了問題的。問題都是出在了電影的結構上,劇情上,主題上。

周星馳這次的《新喜劇之王》也是這么個臭毛病。

別看它劇情流暢,內核是人間親情,就被它吃老本,賣情懷,以及空洞的主旨表達給蒙蔽了雙眼。

如果有人把“努力,奮斗”天天掛在嘴上,那也就是一個口號而已,沒有任何的意義。

這部電影是個大女主電影,但是女主的人設似乎有點問題,著重講了她瘋了一般堅持夢想的故事。

這就有些片面化,符號化了。

只表現女主奮不顧身追求夢想的一面,而忽視了她作為人的一面,這就不是真正的大女主電影,而是周星馳版的逐夢演藝圈。

真正的大女主電影,一定不會忽略人物身上的客觀現實問題。

本片中的客觀現實問題就是女主和父親的關系,以及她與周圍環境的問題。

一個在現實生活中努力逐夢演藝圈的人物,一定懂得現實生活的殘酷,而不是傻乎乎宛如智障,和環境格格不入。

周星馳電影中經常有這種不顧實際情況的人物設定,但以前多多少少接點地氣,不會讓人物懸浮空中。

作為喜劇片的《新喜劇之王 》,這個電影里的段子也是十幾年前的,沒有任何新意。

而作為片中的兩個喜劇擔當,王寶強和張全蛋的表現也是沒有出彩之處。

王寶強簡直就是油膩老演員的日常狀態,由于段子的老舊,給人總是一種尬演的感覺。

張全蛋的表現比王寶強稍微好點,雨中分手一場戲,把一個渣男騙子的形象,演得讓人印象深刻。

但是,依然無法掩飾其作為一個素人演員的稚嫩。

這部電影在上半部分給女主的操蛋人生做了十足的鋪墊,而在結處也給一個善意的結局。

生活太殘酷了,有時候電影沒必要非要去揭露生活的真相。

留給觀眾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恰恰才是創作者的慈悲。

我隱約感覺這部電影有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結局。

但是,我不愿去想象。

電影是電影,生活是生活,還是希望電影給生活多一點希望和美好吧。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枯川